且试天下txt口述:我夹在好男人和帅男人之间   比我小两岁的男人   我给你看看他的照片,我用手机帮他拍的照片,拍得不错的。你看他,笑起来像个孩子,平时,他也很像一个孩子。很奇怪,我虽然从来没有做过母亲,但是一遇见他,我身体里的母性就全被调动起来了。   我说的这个他,是一个比我小两岁的男人,他看起来比较年轻,我看起来比较老气,所以,我们站在一起,相差得似乎不止两岁。女人看起来比男人老,这样站在一起,别人都会觉得不协调,开始的时候,我也这么觉得,但是他硬是用他的激情燃烧了我,让我跟他一起疯狂。   我跟他是同事,我是宾馆的总机,他是宾馆的门童。本来我们是完全不相干的,同事做了好几年,我们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。可是,人跟人的缘分真是有趣,不过是单位里的一次联谊活动,我们居然产生了默契。   那天,几个商务中心的小姑娘相约去吃烧烤,我正好没事,就跟她们一起去了。她们当中有一个是浙江来的,约了老乡,其中就有他,我们就叫他阿西好了。浙江人阿西,平时我们也算是认得的,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是一点也不了解。通过那天一起吃饭,我才发现,这个看起来一张娃娃脸的男孩子蛮不简单,他爸爸在浙江是开厂的,家里就他一个独子。据说,他爸爸很有钱,开的是奔驰,有一次到宾馆来找他,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迭钞票来硬是要塞给他。阿西说,他不喜欢开厂,太烦了,他喜欢过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。现在还没有想好到底该做什么行当,所以情愿做做门童,就当看看人生的风景。   席间,几个小姑娘都在刻意地讨好他。看得出来,今天的烧烤联谊,阿西才是她们的目的。她们忙着说话,我忙着烧烤,大家两不误。我看起来比她们大好几岁,就好像差了一辈似的。作为旁观者,我看得出,阿西好像对她们都没有兴趣。   我是相信自己的女人   我可没有阿西那样的闲情逸致,他把工作当成一种消遣,家里自有人大把地出钱让他去体验人生。我呢,从小是外婆带大的。妈妈生我的时候落下了毛病,一病不起,爸爸看情况不妙,撒腿走人。妈妈去世的时候我才两岁,从那以后,我跟我的爸爸就没有在一起生活过。当然,他的境遇也不好,后来又结了婚,有了孩子,前几年下岗了。我在他家附近的菜市场看见过他一次,穿着一身廉价的睡衣,手上拎着几个马夹袋,走几步就在彩票摊上停了下来,跟周围的人热络地谈着话。他这一生,大概就期待彩票带给他好运气了吧。但是,一个在病痛和贫困面前抛弃妻女的男人,还有什么资格得到好运气?   外婆把我养大,她从小就给我灌输“男人都是靠不住的,女人总归靠自己”这样的观念,她自己就是个一辈子靠自己的女人。“文革”时候,外公去世了,外婆没有再嫁,自己一个人带大女儿,然后又一手带大了外孙女。小时候,外婆就教我做家事,免得她什么时候先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无法自理。我一直在“外婆年纪大了,说不定哪天就不在了,你要自己照顾自己”的氛围中长大。幸运的是,直到我工作,外婆的身体还是很好,这让我相信好人有好报。   我高中毕业就选择了工作,后来上夜大拿到大专文凭;又通过努力,终于“专升本”。拿到大学文凭的那天,外婆高兴地把她的一副玉镯送给了我,那是她贴身的东西。她说,“你有了这张文凭,在我看来比嫁了人还要好!”   不过,这张文凭对我的改变不算太大,我还是在宾馆工作,不过有机会从小宾馆的客房服务调到了星级宾馆的总机,工资高一点,也没那么辛苦了。要是有一天,能做行政岗位工作,对我来说也就很不错了。没有家庭背景,没有社会关系,我和外婆相依为命,目前的状态,我很满意。不过,外婆却又有了一桩心事,她怕等不到我结婚。   哥哥一样的邻居   很奇怪,工作这么多年,也许是我天生对男人比较防备的缘故,我身边没有什么追求者。我倒也不在乎,下了班就回家,陪外婆看看电视,自己温习温习功课,生活平静得很。惟一一个对我好的男生,是我的邻居曾哥。曾哥比我大四岁,我高中毕业的时候他正好大学毕业。我上夜大的这些年,他一直帮我辅导功课。他的妈妈跟我的外婆是同事,我们住的是外婆单位的宿舍房子,附近很多邻居都认识,大家有时候也会开玩笑说,木清怎么看怎么像曾家的媳妇。曾妈妈也说,“我跟她外婆做同事好像就是为了木清一样。”   曾哥对我很好,我上夜校的时候,他不仅辅导我的功课,还会接我下课。我生病的时候,只要他知道了,陪我去医院的一定是他。那时候,他还骑一辆自行车,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,邻居看我们的眼光,就好像是在看一对小夫妻一样。可是,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。在我心里,曾哥就是我的哥哥,我愿意跟他在一起,但是,我对他好像没有羞涩感陌生感,也就是缺少恋爱的那种感觉。 请按CTRL+D收藏本站地址:   上了年纪的女人都说,男人长得怎么样无所谓,关键看他的心好不好,看他是不是个能对家庭负责任的人。根据她们的标准,曾哥一定是达标的。大学毕业后,他就在机关工作,现在是公务员,收入很稳定,在单位好像人缘不错,现在已经是个小官员了。曾哥对父母和我外婆也很尊敬,很有礼貌;周末的时候,常看见他帮着家里打扫卫生,很勤快。曾哥没有什么不良嗜好,说话也挺风趣的,有时候讲起一些笑话来,很能活跃气氛。   但是,他长得实在是有点抱歉。他的个子不算太矮,但是因为比较胖,所以显得很臃肿。他的五官也说不上有什么问题,可是看起来,真的很像日本电影里的“寅次郎”。年纪轻轻的,就已经有中年人的感觉了,跟他爸爸走在一起,好像兄弟两个。穿衣服,他也很不注意,经常跟他爸爸买一样的衣服,显得更加老气。有几次,我在小区里看见他居然穿着睡衣睡裤就去超市买东西。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他那个样子,我想起我的爸爸。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。   我虽然算不上花容月貌,但是,我跟他站在一起,好像比他还高一点。我很在意保持自己的体型和容貌,我喜欢自己看起来比较精神,整洁大方,才会讨人喜欢嘛。   大家赞同的和反对的   我跟曾哥就这样一直拖着,他大概也感觉到我的态度,对我很好,但是从来不说谈恋爱或是结婚之类的话。反正,我没有男朋友,他没有女朋友,在大家看来,我们总是要谈朋友的。他们家的经济条件比我们好,他的长相,我的父母,是我们的缺陷,在旁人看来,打起分数的话,我们是差不多的。   我跟阿西,在所有人看起来,几乎都是不相称的。但是,谁能想得到,他竟开始热烈地追求我,连我自己也想不到。就是那次烧烤之后,阿西忽然跟我热络起来。据他说,因为在烧烤的时候,我一直很文静,而且很照顾大家,让他觉得我是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女人。他的父母是离婚的,他说他的妈妈就是一个像我这样的女人,默默照顾家人。但是,他爸爸有钱以后觉得他妈妈带不出去,就跟她离婚了。言语间他对他爸爸很反感,所以,他才不喜欢跟他爸爸在一起。   谈话让我们互相了解,进而我们发现不少有共鸣的地方。我只是把他当成朋友,没想过恋爱。但是,阿西却明确表示,他喜欢上了我,还跟其他同事说,他在和我谈恋爱。开始的时候,我不能接受,可他表现出了一个孩子特有的那种执拗,打电话、发短信、送花;他说了很多热情的话,让我不得不融化。这么多年,我还从来没有在别人嘴里听到那么多赞美的话,我被他感动了,大胆地跟他谈起了恋爱。   我没有想到,恋爱的代价是那么大。   首先,在宾馆里,很多小姑娘开始疏远我了,在她们看来,我简直就是一个老巫婆,用巫术把她们的“王子”给迷惑了;年纪大一点的女同事则劝我清醒一点,不要被毛头小伙子一时的热情给冲昏了头脑。阿西的爸爸和我的外婆很快都知道了,他们的态度当然都是“反对”。阿西的爸爸来找我,他说的话很粗俗。他说,“你看起来年纪不小了,给我做小蜜我还要想想,跟我儿子轧朋友,你也不去照照镜子。”外婆则说,“男孩子长得好看,甜言蜜语,是最危险的。新鲜劲过去了,他就会觉得你又老又丑,还不如曾哥,踏实可靠。”   阿西的妈妈后来也来找我,她当着儿子的面说她决不同意我们的事情。阿西看着妈妈,一言不发,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。我离开的时候,他没有送我,垂头丧气地站在他妈妈身后。   我还是无法爱他   孩子毕竟是孩子,那种喜欢一样东西的劲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阿西的妈妈说身体不好,让阿西送他回浙江;然后阿西又请了一个月的假,最后干脆就不来了。我知道,他是被他的父母“看管”了起来。据他的那个同乡女孩子告诉我,阿西可能会在父母的安排下出国留学。“有钱,干什么都方便。”女孩子跟我说这个消息的时候,语气里颇有点幸灾乐祸。   阿西跟我的短暂爱情,看来就这样结束了。他对我说的那些充满了爱的话,我真的一下子难以忘掉。但是,每当我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每个细节的时候,我知道他不在那里了,毕竟我已经是个快三十岁的女人了,我的理智已经足够成熟。   经过阿西事件,我的婚姻大事再次被提起。曾哥和他的妈妈轮流到我们家来,曾哥自己倒不怎么说话,他的妈妈开始非常明白地暗示我,他们都在等着我答应结婚的事情。外婆也跟我谈,希望我能早点结婚。她说:“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,要是我走了,你还没有结婚,就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,你让我怎么放心得下?”我不是没有思想斗争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纳曾哥。他是好男人,但是他的外表让我产生一种亲近他的障碍;而阿西,他让我想起电视剧里的“金燕西”,给你一个美好的梦和凄凉的现实。   我应该和曾哥结婚吗?我们结婚真的会幸福吗?我已经不小了,曾哥是我惟一的机会了,我该怎么办呢? 请按CTRL+D收藏本站地址: